为什么“直男癌”韩寒也支持“冻卵”?

AG捕鱼王二代

2018-10-08

  文/侯虹斌  前不久,明星徐静蕾在媒体上称自己在美国冷冻了卵子,并称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,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 就在部分人开始在想象和计算这种可能的时候,一盆及时的冷水泼下来了:卫生部门(国家卫计委)出了一个解释,单身女性不能实施辅助生殖技术的相关手术。

有的医院允许单身女性冷冻卵子,但在使用冷冻卵子时必须提供三证,即身份证、结婚证、准生证,还要夫妻同行。   也就是说,单身女性想冻卵生育是完全没戏的。 它在别的国家或许可以,但惟独不是中国女性的后悔药。   央视新闻的这条微博,连徐静蕾本人也尴尬地转发:有一种生物叫我国单身女性。

不过,大概引起更大反响的是来自韩寒的抨击:  想要个孩子但就是不想跟男人结婚不可以吗?自己的卵子自己还不能用了吗?女性不能独立行使生育权利吗?还有,未婚女性怀孕,准生证都不给,孩子未来连户口都办不下来,除非认罚巨额社会抚养费。

生育必须要和找个男人结婚捆绑吗?连我这个直男癌都看不下去了。

  说起来,此前韩寒因为多次发表男权宣言,对女性进行矮化,并且有疑似婚外恋的种种劣迹,形象大跌,被大家诊断为直男癌晚期。 这次,他不但承认了自己的毛病,还连发两条微博,支持单身女性冻卵、自主生育、自由选择不婚,确实是他的进步;或者也可以说,这些政策之蛮不讲理,侵犯的已不仅是女性权利,还是人权;所以大男子沙文主义者也看不下去了,也要出手了。

  其实,冻卵的可行性从医学角度是可以商榷的,比如成功率如何,存活率如何,对女性身体的影响是否能减到最低,等等。 目前来说,全球共有3-5万冰宝宝,中国也有不少;现在观察到的冰宝宝也与正常孩子没有什么区别。

但很显然,卫生部门根本不在意于技术上的提高和优化,而是着力于禁止任何不符合计划生育的技术存在。 说他们想把手伸进女性的子宫当中、让女性的身体为他们的利益服务,一点也不为过。 连韩寒都说了,女性不是男人的生育机器和移动子宫。

  应当说,卫生部门生育政策的指导思想很明确:只有在婚姻状态中才允许生,只有我让你生你们才能生。 如果再追究下去,还应该补充上长辈们天天口提面命的主流思想:该生不生的,也是耍流氓。

总而言之,女性的子宫跟女人自己的意愿没有关系,是国家的,是家庭的,是丈夫的,是政策的,是社会习俗的,惟独不是她们自己的。

现在可好了,还明确说,有准生证的卵子才是合法的,单身女性,连卵子都不属于自己了呢。

  之所以连韩寒这样平素不尊重女性的人也开始关注起女性权益了,我认为,他是在女权之外,看到公权对私权、甚至身体权利的介入之深。

能否冻卵,真正影响的女性恐怕并不多;但纵容公权对个人身体主权的一再侵扰和剥夺,受害的必然是越来越多的人,与性别无关。   技术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,权力却用它来翻白眼,禁止我们使用,是可忍,孰不可忍?。